小金县股票配资高瑞东:保增长重回视野、一揽子对冲政策可期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7
  • 来源:正规配资开户-商丘炒股开户-通化股票开户-潮州股票开户

大牛时代网 记者 杜涛3月27日召开的政治局会议指出,要加大宏观政策调节和实施力度。要抓紧研究提出积极应对的一揽子宏观政策措施,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,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更加灵活适度,适当提高财政赤字率,发行小金县股票配资特别国债,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,引导贷款市场利率下行,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。要落实好各项减税降费政策,加快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和使用,加紧做好重点项目前期准备和建设工作。要充分发挥再贷款再贴现、贷款延期还本付息等金融政策的牵引带动作用,疏通传导机制,缓解融资难融资贵,为疫情防控、复工复产和实体经济发展提供精准金融服务。

下一步的宏观政策会有哪些变化?为更好的应对全球疫情变化的冲击,下一步的货币、财税政策走向如何?

对此,3月28日,大牛时代网记者专访了国泰君安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高瑞东。高瑞东认为,此次政治局会议明确了疫情严重冲击全球经济,中国首次首次提出推动一揽子宏观政策予以应对,财政更加积极有为,明确提高赤字率,发行特别国债,货币政策要引导利率下行。

大牛时代网:此次政治局会议中,提出一揽子宏观政策予以应对?该如何理解?

高瑞东:3月27日政治局会议,首次表示要抓紧研究,提出积极应对的一揽子宏观政策措施。

为了对冲疫情负面影响,海外发达国家正在不断出台大规模经济刺激政策。一方面,3月27日,美国推出&ld小金县股票配资quo;2万亿美元刺激法案”,不仅包括向美国民众派现3010亿美元,还给予美国企业工资税优惠2210亿美元。同时,2500亿美元用于提高失业保障,8500亿美元用于支持企业贷款。另一方面,3月17日,英国政府也推出一揽子财政救小金县股票配资助方案,政府提供3300亿英镑贷款援助,补助小型企业,为受影响严重的行业支付至少3个月80%的工资。

疫情爆发以来,我们一直在推出一系列的财政货币政策,积极防控疫情,帮助受疫情影响的企业和职工。但是目前为止,中国应对疫情冲击的宏观政策,相对是保守且克制的。究其原因,无过于三个方面,一是避免像2008年那样,用力较猛陷入被动;二是小金县股票配资消费无法跨期,而投资可以,海外发达国家消费占比高,而中国投资占比高,我们有后手;三是因为海外疫情影响尚不明确,应对力度不好拿捏。

现在,随着4月海外主要国家疫情逐渐出现拐点,欧美刺激政策也逐渐开始落地,中国推出一揽子政策也正当其时。海外疫情的不断发酵,全球总需求短期确定性大幅下滑,形势急转直下,也增加了中国推出一揽子宏观对冲政策的迫切性。

大牛时代网:此次会议政策变化的背景,是否明确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影响?

高瑞东:3月27日的政治局会议,对海外疫情冲击程度的定位,较上次有明显加强,明确提出国内外疫情防控和经济形势正在发生新的重大变化,境外疫情呈加速扩散蔓延态势,世界经济贸易增长受到严重冲击。相较而言, 3月18日政治局常委会表态,是境外疫情扩散蔓延,对世界经济产生不利影响。

我们不得不面对国内疫情的“一次冲击”和海外疫情的“二次冲击”。虽然3月以来,国内复工复查节奏不断加速,但是伴随着海外疫情加速扩散,日趋严重,国内不仅要大力防范疫情的“输入性风险”,而且海外需求断崖式回落,也必然会影响我国二季度出口。

政治局会议对疫情冲击重新定位,不仅明确了中国现在所处的外部环境,疫情可能对中国经济生活带来更加严重的影响;而且也意味着,我们进行大力度逆周期调控对冲的必要性大大加强。

大牛时代网:财政政策表述相比以前有了变化,特别是明确了发行特别国债,这意味着什么?

高瑞东:政治局会议明确强调要适当提高财政赤字率,发行特别国债,这毋庸置疑是疫情爆发以来,财政政策相关的最强表态。这不仅体现出海外疫情加速扩散背景下,全球以及中国经济所受冲击的严重性;而且体现出积极财政政策作为拉动总需求的关键推手,将在一揽子宏观政策中发挥中流砥柱的作用。

面对国内疫情的“一次冲击”和海外疫情的“二次冲击”,国内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。一方面,国内疫情主要冲击国内消费,因为消费需求,尤其是服务类消费,无法跨期,1-2月社零累计同比回落28.5个百分点至-20.5%。另一方面,海外疫情主要冲击我们的出口,1-2月出口累计同比回落17.7个百分点至-17.2%。海外疫情爆发主要从3月开始,二季度我国出口非常堪忧。两次冲击在影响我们消费、生产和投资的同时,也将严重影响我们全年的就业,2月城镇调查失业率比1月上升0.9个百分点至6.2%,意味着仅2月份就有近400万人因疫情失业,这一趋势还可能继续恶化。所以说,以财政政策为主的总需求提振政策迫在眉睫。

但是,我国目前财政收入确实捉襟见肘,一方面,近年我国减税力度空前,2019年,我国已经进行了超过两万亿的大规模减税;另一方面,疫情对财政收入也影响严重,1-2月财政收入同比增速-9.9%,政府性基金收入同比增速-18.6%。因此,政治局会议决定,提高赤字率,发行特别国债,这可以说是降低疫情影响,保障经济社会健康运行的必要之举。特别国债的投放,相信会多措并举拉动总需求,不仅支持提振有效投资,而且会针对性地刺激消费,同时也必然会加大对低收入人群的社会保障。

同时,3月27日政治局会议再次强调,要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,加快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和使用,加紧做好重点项目前期准备和建设工作。我们测算,如果2020年全部专项债都主要投向基建,而非像往年那样大部分用于土储和棚改,将推动全年基建投资达到10%左右。

大牛时代网:会议提出引导市场利率下行,对下一步政策的出台意味着什么?

高瑞东:疫情冲击主要拖累总需求,这种情境下,货币政策相当于是用绳子推车,无法发挥效力。因此,目前首当其冲的是通过财政政策拉动总需求,然后货币政策配合降低企业融资成本,降低居民利息负担,从而提振企业家投资动力和居民消费信心。如果货币投放过猛,一是容易导致通胀扩散,二是容易推升房价。如果财政政策发力不足,就容易因为总需求不足而陷入通缩。

3月27日,政治局会议强调要“引导市场利率下行”,这是相关措辞第一次出现在政治局会议上,这足以说明决策层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的决心。3月以来,货币当局一直在示意引导利率下行,政策表态上升到政治局会议,让我们对政策落地时间和幅度更加值得期待。3月16日,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司孙国峰司长表示,要促进贷款利率明显下行;随后,3月22日,陈雨露副行长表态,要引导市场利率下行。

二季度开始,我们预计通胀将逐步回落,同时伴随着复工复产进一步恢复,以及目前中美利差仍然较高,我们预计近期可能择机下调存款利率,以带动贷款市场报价利率(LPR)进一步下行。因为提高赤字率等财政政策需要通过两会审议,所以我们预计现在开始到两会期间,应该是重要的政策酝酿时间窗口。